• 非遗传承人杨振铨:此生难忘木偶情

    2018-10-20 15:14:48

    非遗传承人杨振铨:此生难忘木偶情 此生难忘木偶情 记兴国提线木偶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杨振铨 一口道尽天下事,两手拨动古今人。在兴国县,很多人用这句话来描述提线木偶戏省级

      非遗传承人杨振铨:此生难忘木偶情

    此生难忘木偶情

      

    ——记兴国提线木偶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杨振铨

      “一口道尽天下事,两手拨动古今人。”在兴国县,很多人用这句话来描述提线木偶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杨振铨。出生于1934年的杨振铨,用了大半辈子的时刻,致力于兴国提线木偶戏的传承和开展。

      他孜孜以求,勤奋学习各项技艺。出生于兴国县均村乡高溪村的提线木偶戏剧世家的他,从小就对提线木偶感兴趣。因母亲早逝,11岁那年起,父亲就带着他跟着木偶戏团处处扮演。兴国的提线木偶戏班一般7人左右,扮演时台前一至二人操作,提好手中的木偶连说带唱;后台三至五人配乐。杨振铨从小就跟着父亲在后台学习吹喇叭、拉二胡、弹三弦、唱戏、打铜锣,16岁时的他就成了戏班里的“小能手”。但是,木偶戏团中提线的技术操作最难,杨振铨的父亲也不会,不会提线成了他的“短板”。1964年,杨振铨跟着木偶戏班去外地扮演期间,使用这个可贵的时机,杨振铨下定决心要拜师提线师傅学习提线技巧,并许诺三年内跟着师傅处处唱戏、不计薪酬。通过3年多的吃苦学习,杨振铨总算学会了提线,成为均村乡全乡木偶戏团中仅有一位吹、拉、弹、唱、打、提线六项技术都会的扮演者。

      他广收门徒,从头组建木偶戏团。因为前史原因,木偶戏一度被禁演,不少木偶用具都被焚毁,木偶戏团也就地解散了。一向到1979年,乡政府找到杨振铨,期望他可以从头把木偶戏团办起来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他从他人手中买来了一套旧木偶,使用农闲时刻缝制木偶的面具、胡须、头盔、衣服和武器等各种配饰,还请来曾经唱戏的师傅们,从头组建了木偶戏班并开端扮演。“那时分,每天晚上都有上千人来观看咱们的扮演呢。”杨振铨回忆起那段韶光,一年180多场的扮演让他累并快乐着。据悉,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木偶戏十分受当地大众欢迎,常常还没等鸣锣开演,乡亲们就带着小板凳早早地坐在了戏台下。后来,越来越多的人来学习木偶戏,杨振铨不光带领自己4个儿子学习木偶戏,而且不囿于门户之见,广收门徒,最茂盛的时分,均村乡有十多个木偶戏团,扮演者大都是杨振铨的徒子徒孙。

      他据守戏台,致力于传承开展。近年来,看电视、看电影的人多了,观看提线木偶扮演的人少了,提线木偶戏班的经济效益逐步变差,许多木偶戏扮演者纷繁外出务工,但杨振铨依旧据守阵地,活泼在戏台上。“这手工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物,是乡愁、是根,不能丢了。”杨振铨表明。跟着年纪增加,杨振铨不再场场跟着戏班四处扮演,但只需是有关提线木偶戏的宣扬推行活动,他场场必到。“人老了,能做一点是一点,只需能把提线木偶戏推行出去、传承下去,累一点也毫不勉强。”最让杨振铨忧虑的是兴国木偶戏的传承开展。“现在学习木偶戏的人越来越少,我期望兴国提线木偶可以一向传承下去,只需有人来学,我就情愿手把手地教。”杨振铨说。(黄兴明 记者刘珊伊)